搏實動態BOSEA DYNAMIC

紀念恢復高考四十年 --物理,金融,協會,教育

日期:2017-10-23 標簽:管理員 來源:搏實資本


      李大西: 1948年出生于廣東普寧南徑鎮龍門村,1968年下鄉,1972-1975在華南師院物理學學習,1978年考取中山大學物理專業研究生,1979年參加李政道教授主持的美國物理研究生入學考試,得全國第二名,被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耶魯大學等名校錄取,1985年獲美國紐約市大學高能物理博士。在美國,10年物理,10年金融,10年協會,10年教育。李大西現任美國國際華人科技工商協會主席,美國哥倫比亞國際大學校長。


      1977年高考的恢復影響了一千多萬青年的命運。我也是其中一位。


一、前十年

一、前十年

李大西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堅持攻讀物理理論


  1966年我在華南師院附中跳級到高三,準備參加高考??上щx高考就差這么半個月時間,一件重大的歷史事件發生了,那就是文化大革命,高考被取消了。我失去了參加高考的機會,1968年下鄉到老家普寧。


      在高中時,我就自學了大學物理系的課程,原本計劃的高考的志愿只有一個,那就是北大物理系,計劃把一生獻給科學。而當年下鄉的口號是扎根農村一輩子,這對我的沖擊之大,后輩可能是難以理解的。不過,我并沒有放棄!


      下鄉前,我組織了幾位志同道合的同學,成立了一個自學小組,決心在下鄉后繼續自學,工作之余進行研究。我們的夢想,就是我們在高能物理界,異軍突起,震驚世界!


      下鄉后的第一個考驗就是秋收大忙。雖然以前我們也下鄉支農,搞過秋收。但真正做一個農民之后,感受到的勞動強度之大,那可真叫刻骨銘心。割完一天的稻子回到家里,我才發現,上廁所我竟然無法蹲下來,只好半站著大便。不過回到我的小屋后,我還是在煤油燈下,繼續念理論物理教程。我相信,國家總有一天會需要科學家的。


     我是扛過來了,但是,我們自學小組的很多朋友就沒有那么幸運。有的同學退出了,有身體的問題,環境的壓力,思想的改變。更恐怖的是,我的一位朋友,受不了環境巨大變化的刺激,瘋了,爬到大學的課室大樓的屋脊上狂奔,然后縱身一跳,結束了年青的生命。這事對我刺激非常之大。我和他下鄉的地方遠隔千里,但我在他的來信中已經感到他的精神狀態不太正常,可是我卻束手無策,幫不上一點忙。那么嚴苛的環境之下,還要自學大學課程,疊加的壓力,再加上政治環境的變化,要精神錯亂,也是很容易的。


      有時,當我頭頂烈日,滿頭大汗使勁踩著人力打禾機時,想到逝去的時光和朋友,不由得悲從中來:難道我李大西的價值就是一臺0.1匹馬力的內燃機?內燃機還不需要像我這樣要吃飯穿衣呢!想著想著,都分不清咸咸的究竟是汗珠還是淚珠了。


      堅持下來就是勝利。我的努力也感動了鄉親。我們村里后來辦起了龍門學校高中部。找不到數學和物理老師,就請我去。因為農村的孩子上學晚,我當時的學生,有的比我還大呢。我們一起努力,把龍門學校辦成了我們縣的先進學校,后來,我的不少學生在77年高考時考上了重點大學。


      1972年,林彪倒臺后,我迎來了一個重要的改變命運的機會。大學開始從工農兵招生了,叫工農兵學員,而且還要考試。不過這考試和1977年恢復的高考是天差地別的。


      當時我們全縣有150萬人口,只有100人有資格參加考試,這100人必須起碼下鄉或工作兩年以上,要經過大隊,公社等層層推薦,考察,競爭。我們公社當年6萬人口,19個大隊,首先每個大隊選出一人,到公社再選出4人到縣里參加考試。好在我們大隊的鄉親和領導很愛惜人才,一致推選我去考試。我當年讀中學時在我們縣數學競賽中取得第一名,當年又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取廣東省名校華師附中,現在下鄉表現很好,公社領導決定讓我作為公社的四名代表之一,到縣里參加考試,保證我們公社有一人上榜。就這樣,在家鄉父老幫助下,我終于取得高考資格,并被華南師院物理系錄取,成了工農兵學員。


      雖然在當年的工農兵大學中,要花很多時間在政治運動、教育革命中,但比起我的同班同學,我是幸運太多了。在華南師院的3年中,因為所有課程我都自學過了,每門課程,我都沒有去上課,只參加期末考試。這期間我參加了激光,彩色電視,集成電路等項目的研發,參加編寫了電工學教程,增長了不少實踐經驗。


      但是,真正能讓我全心全意投入我夢想的高能物理理論研究,卻要等到我參加1978年文化革命后的第一屆研究生入學考試后,才能實現。



二、1978年的研究生招生考試意義重大


1980年1月李政道教授訪問中山大學,親自面試李大西,代表哥倫比亞大學宣布錄取李大西。左1-4:李大西,中山大學劉金明教授,李政道教授夫人,李政道教授。


      1978年的全國研究生招生考試是中國自文化大革命停止招生12年后,重新開啟的第一次研究生考試,意義非常重大。不過,荒廢十多年后,很多考生的成績都慘不忍睹。我中學學的是俄語,英語基礎很差,全靠自學,可以閱讀專業的英文教科書和論文,但是,口語卻不行,連“早上好”這樣的日常用語都不會,盡管如此,在全部考生中,我的英文考試成績還算是最好之一,被選派為教育部公費出國的研究生。


      可惜那時候,我們對如何申請美國大學研究院一竅不通,國內沒有TOFEL,GRE等考試,美國大學也不了解中國學生的水平。我申請了幾個大學,全部渺無音信,連回信都沒有收到一封。


      然而,正是1978年的研究生考試,使我了解了嚴格的物理考試的方式,當1979年李政道教授來中國招收物理研究生時,我就有了一點準備。1979年,我和全國17個重點大學的代表上京趕考,參加了李政道教授的招生考試。我得了全國第二名,被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耶魯大學和紐約市大學等名校全額獎學金錄取。


      于是,1980年,我迎來生命中第二次重要的機會,去美國留學,攻讀物理博士學位,圓了我的出國留學夢!

 

三、四個十年:物理,華街,協會,教育


1981年紐約時報采訪李大西等中國留學生,右1是王波明,1987年回國后,積極推動、策劃并參與了中國證券市場的創建,《財經》社長;右4是梅山,后來當了美國基辛格事務所的總經理;右5是李大西;右6是王垂林,他也是CUSPEA學生,現在是李政道教授在中國高等研究中心的助手。


      現在回想起來,我在美國的第一個10年是做物理研究,剛開始就雄心萬丈。


      我到美國第一年就通過了博士資格考試,在世界頂級的物理刊物“物理評論”上發表了第一篇論文。我專注的是超弦理論,想完成愛因斯坦沒有完成的事情,把電磁力,強力,弱力和引力統一起來。


1985年,李大西獲物理博士學位后與世界華人物理學家協會主席章義朋教授合影




李大西和李政道教授討論物理問題




      不過努力了10年,才終于明白問題很大,可能要50年才有答案。


      就在這個時候,有位華爾街的獵頭人聽了我的物理講座,他聽完之后對我說,你能夠做宇宙的模型,那么一定能夠做金融模型。世界大得很,不如到華爾街來,你的模型不用等50年,幾個星期就可以知道對不對了。


      經過十分痛苦的思想斗爭之后,我終于痛下決心,更換跑道,開啟我在華爾街的職業生涯,進了世界著名的投資銀行所羅門兄弟公司和雷曼兄弟公司,這段在金融領域的職業經歷,又是10年。


      在這10年間,我曾參加一些重要的投資活動,為中國金融改革和解決銀行問題提出一些建議。1997年,我和一幫在金融界,科技界,教育界有影響的朋友一起,創立了國際華人科技工商協會。為科技與工商搭橋,為中國與世界搭橋。我們給朱镕基總理關于如何應對亞洲金融危機的建議得到朱總理重視,全國人大常委會還專門給我們寫了感謝信。1998年我們和成思危付委員長一起在中山大學主辦“科技與工商國際研討會”,在中國推動風險投資。我們還和市政府一起推動舉辦“中國留學人員(廣州)科技交流會”,擔任籌委會副主任,帶著108名海外留學生參加這個全國首創的盛會。1999年我帶領海外留學生代表團參加了在深圳舉行的首屆中國高新科技交流,在2000年與深圳市政府合資創辦深圳市留學生創業園,擔任付董事長,負責派留學生擔任總經理。

 

1998年在中山大學舉辦的科技與工商國際研討會的共同主席:左起李大西、章義朋教授、成思危副委員長、王珣章校長、陳傳譽副市長(本次大會是國際華人科技工商協會在中國舉辦的第一次大型活動,對中國的風險投資發展有重要意義)




      2001年,發生了震驚中外的“9·11”事件,當時我就在樓下,眼睜睜看著我原來工作的世貿大廈變成冒煙的廢墟,想著我那些尸骨無存的同事,我受到極大震撼,夜不成寐。


      我強烈地感到,生命太過脆弱,是時候,應該出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2002年,也是我在美國的第3個10年,我開始全心投入到國際華人科技工商協會的工作中,把頂尖的人才、先進的技術介紹到中國,也做風險投資,扶持留學生創業企業。我們的深圳留學生創業園以及成功孵化了800多留學生高新科技企業,許多成了上市公司,有的對中國高新科技發展有重要作用。還成立了微納米芯片,新能源等研究院以及廣大-康奈爾中美技術轉移中心的國際技術轉移機構。我2005年應邀作為海外代表列席全國政協會議,提出了10點建議,也基本被接受落實,其中關于改變獨生子女政策的建議,花了10年時間,到2015年才落實。


      如今,到了第四個10年了,現階段我認為教育非常重要,所以,我愿意把這個10年貢獻在教育里。


      我做了美國哥倫比亞國際大學校長,這個學校是個很小的新辦學校。但我們有個好的志愿,希望成為有大師的學校。


四、中國新教育40年,為什么出不了大師?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恢復高考到現在就40年了。時代對我們這一代人寄予了很大的希望,我們自己也踹懷著很大的夢想。


      然而回頭來看,我們這代人卻很少出現大師級人物,為什么呢? 這是值得我們好好考慮的。我認為有個非常大的理由,我們給文化大革命耽誤了10年,人生最好的這段時間給耽誤了。雖然我們很有決心,也不容易被打倒,但很多東西不是很容易挽回的。我當年中學的一些同學很有才華的,但經過十一年再考上了大學以后,發現才氣已經褪去了。我的中學在廣東省里算是最好的,但整個77屆考上來的老同學都沒有出什么特別杰出的人物。


     我覺得人生有個很重要的階段,你浪費的話,往往很難挽回。


     我到美國后,覺得中國人考試很行,但是做研究,就沒有多少人能做出大事來。我到美國第一年就在世界頂級物理期刊上發表了論文,這對美國人來說也是不簡單的,但后來卻沒有比較有影響力的結果。我認為有兩個原因,一是和當時發病有關系,我到美國第二年就不幸發現得了聽神經瘤。不幸中之大幸是,聽說這個手術當時在中國死亡率是25%,在美國就只有5%。所以我的手術在美國順利完成了,沒有太大的后遺癥。這手術對人的創造力也許有一些微妙的影響。另外,和極端強烈的好奇心的逐漸消退也有關系。隨著年齡的增長,知識的增加,你會發現許多我們曾經為之激動不已的想法,其實已經被證明是此路不通。如何保持這種好奇心,是教育的一個重大的任務,但也是中國教育幾乎完全沒有考慮的部分。我認為,中國出不了大師重要的原因是和教育體系有關系。中國的教育理念和體制不太有利于創新能力的發展。中國傳統上的教育,強調的是知識的傳授,高考,考的就是知識。而對創新能力有重要影響的好奇心,由于師道尊嚴等傳統而更是容易被摧殘。愛因斯坦說“大學教育的價值不在于記住很多事實,而是訓練大腦會思考”,這正是我們的大學最缺的東西。


      我一直在想,我們這一代如何教育下一代,特別是我們很多人都出去留過學,也知道國外教育的長處和短處。我們應該怎么來發揚這個長處?1977年的高考對我們人生有很大的影響,但那個高考只不過是把舊的考試制度又拿回來了而已,而這40年來我們卻沒有很大的進步。我認為中國高等教育目前僅僅是達到了普及,培養了中國制造需要的大量的工程師和管理人才。但是在培養精英方面我覺得還有所欠缺,這個欠缺和高考制度有關系。


      中國應該推行教育的多樣性,我們的大學要有精英的教育,也要有普及的教育。美國也有很多水平很普通的大學,他們起到普及的作用。學校的分工合作也是非常重要的。中國教育培養大師的任務,應該由精英教育來完成。對精英的培養,更應該強調鼓勵獨立思考,鼓勵好奇心。鼓勵學生志在高遠,也應該給志在高遠的學生合適的工作條件,以及精神上的鼓勵。大師的成長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在我們一生中,我們可以在教育中不懈呼吁,投身改革,添磚增瓦,創造大師成長的環境,這也是我們對國家,對下一代能做的事情。

返回

上一篇:搏實資本總裁2018年新春致辭—高筑墻、廣積糧、緩稱王

下一篇:搏實資本攜巴音孟克投資集團與河北港口集團、南京中瀚礦業簽訂多方戰略合作協議

關閉
關閉

搏實資本微信平臺

掃描二維碼,關注平臺

基金防偽驗證

請輸入您要查詢的基金全稱或簡稱:

基金介紹

查詢基金投資情況,請查看詳情鏈接到鏈接框

此基金不是搏實發行產品,本公司不對該產品承擔任何法律責任,請您注意風險投資。

850棋牌旧版官方下载 股票推荐576789.com 东方财富网鑫东财 上海时时乐开奖视 云南十一选五下载 内蒙古11选五任五遗漏一定牛 幸运飞艇走势图技巧图片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 天津11选五5走势图 北京快三走势图一定牛基本图快 广发炒股软件叫什么